PP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尸乡偃师27真假难辨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2:40 阅读: 来源:PP管厂家

第二十七章 真假难辨

就在我即将被拖入黑暗中的时候,我的面前突然亮起了一片光晕!随即,我听到一声“过来!”那是黑衣男的声音。他竟然还没有放弃我,令我心中一暖,力量也随之涌了出来。

既然还有生还的希望,我便拼了命的冲那丝光亮处跑过去。或许是因为挣扎的动作太大,我的衣服竟然被身后的东西撕裂,此时我也顾不上这些,人没事还能跑动就已经是万幸了。

我跑到那片光亮之中的时候才发现那是黑衣男子放在地上的手电的光芒,而他的人却不知道在哪里。就在我一迟疑的功夫,身后那东西又离近了一步。它的爪子猛的搭在我背上,用力向下一按,只听扑通一声我就又一次被压在了地上。

我被它紧紧压制着竟然一步都动不了,我感觉它在脱我的衣服,而且并不是用力撕扯,而是一点点的尽量不将衣物撕坏。我的直觉告诉我,它应该是想要穿上我的衣物伪装成我的样子。

若真是这样,那它的智商也太高了。已经死了的东西也还能够思考么?

我的衣裳转眼间已经被那‘猴子’脱了一半儿,那猴子对我的衣服也没了多少兴趣,它猛的低下头,将脸凑到我的颈间。我能够感受到它的口鼻之中喷涌出来的臭气,以及一股冰凉潮湿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一声枪响。随即,一片热淋淋的东西淋在了我的头上脸上。当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那是黑衣男开的枪。“还好吧。”他一边说一边从暗处走出来,脸上带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好。”我愤愤的说道。他似乎一直在暗中盯着我和这‘猴子’,观察着它的动作,看到我快要被杀死了才出手相救。

“这玩意儿恐怕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还会脱人衣服,估计是想装成人混迹于我们之间。”黑衣男一边说,一边用脚将地上已经彻底死去的‘猴子’的尸体反过来,我看到了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

而且,它的身上还穿着我的外衣。的确,这样一个跟我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几乎没有有人能够分清楚我和它,特别是跟我并不是很熟的黑衣男和严武。

看着‘自己’的脑袋被抢打了一个大洞出来,脑浆缓缓流出,而且还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那‘猴子’死后片刻之间身上就长出了长毛,肉身也变质发出了恶心的臭味儿。

“走吧,这玩意儿肯定不止一只。你听,后面的声音,它们一直跟在我们后面不远的地方,保不齐什么时候蜂拥而上了,我可顾不了你。”黑衣男一边说一边闪过身来,让我走到了他的前面。

这个甬道之中说不准有多少机关暗器,我走在他前面就是给他淌雷。可是后面又有那种渗人的玩意儿,说不清是走在前面好一点儿,还是在后面好一点儿。既然他都让开了,我索性就上前走。

之后一直比较顺利,尽管身后不时传来几声跟我一样的声音,听的我心里毛毛的,但是后面的东西始终还是没有追上。我跟黑衣男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赫然出现了一个转弯。拐过去之后我们发现,这转弯口竟然链接了两条路。

也就是说,在刚刚那个分叉口,无论我们选择的是哪一条路,都会在这里再次遇到对方。这样的设计或许在别的墓穴里面是没有什么用的,但是在这个诡异的有着许多能够模仿人行为的‘猴子’的墓里面,这路口设计的就很是巧妙。

谁能知道在这路口遇到的,还是不是一起下斗来的那个人?

看到这个路口,黑衣男的神色也凝重了些许,他犹豫片刻,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递给我。我接过那匕首的一瞬间,硬是被匕首的重量给晃了一下。那匕首看起来不过是成年男子手臂般长短,却又足足五六斤的样子。

而且,它的造型与其说是匕首,不如说更像是一把小砍刀。

“这是我身上最轻的一把刀了。没别的能给你。”黑衣男说着,挥了挥手示意我往前走。我们继续走了一会儿,黑衣男突然拉住了我。他这突然一下把我吓了不轻,我刚想说话,口鼻却被他给掩住了。

黑衣男顺势掩住了手电的光,并且示意我向前面看去。我的眼睛一时间不能够看清黑暗里的东西,待到适应了昏暗的光线之后我猛然间看到,我的正前方的甬道之中,竟然有一具尸骸静静的躺在那里!

那尸体看上去像是跟随在严武身边的小伙计的,而且尸体从腰间被斩为了两截儿,他面朝着我的方向,双手伸出,似乎要冲我爬过来。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了在茂岭山上那个半截儿的女人,心中陡然一寒。

“别慌!”黑衣男低声的在我耳边说道。他声音低哑,却在此时给我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我们小心翼翼的便走到了那具尸骸旁边,黑衣男蹲下身检查了一下那小伙计的尸体,但是奇怪的是,这具尸体并没有生出长毛,也就是说,他是真正的小伙计。他的死相很是狰狞,仿佛临死时看到了极为恐惧的东西一般。

“往前走。”黑衣男一边说一边将我向前推去,走了没两步我就听到了一阵粗重的喘息声,那声音似乎源自我前方的拐角处。黑衣男将手电的光打过去,在光芒的照耀下,我分明看到严武呆坐在那角落里面。

光打在他脸上,他却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你叫什么名字?”黑衣男低声问道。严武过了好久都没说话,就在黑衣男想要开枪的时候,他才缓缓回答“严武。”

黑衣男又陆续问了几个问题,确认那人是严武无误之后黑衣男跟我走过去,此时我们看到严武周边还有几具尸骸,无一例外都是他那可怜的小徒弟的模样,但是都已经生上了长毛。严武平静了一会儿心情后跟我们讲出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原来在他走到甬道中不久后,后面就跑过来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不断的喊着救我。严武碍于洪爷的面子,还是救下了‘我’。谁知到我到了严武身后,却猛的一口咬住了他小徒弟的手臂。

严武自然冲‘我’开枪,这时候从后面又冲出了很多的东西,它们数量太多,而且都在撕扯严武的小徒弟,严武没办法只好自己一个人逃命。他在逃跑的时候,身后的徒弟一直在喊“师傅,你为什么不救我……”

那声音太过凄厉,就连严武听了都很慎得慌。再后来,他跑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没了力气。后面的东西也都追上来了。他们一个个都是小徒弟的模样,口中不断重复着他临死前的那句“师傅,你为什么不救我。”

一句句几乎要将严武逼疯。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