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别了恋爱中的卡布基诺【39中华】

发布时间:2021-01-14 16:00:53 阅读: 来源:PP管厂家

2002年7月,我和女友梅英毕业后,一起来到深圳谋求发展。一周后,我被一家大型集团公司聘用,梅英却到了一家民营企业。虽然公司包吃住,但我们还是租了套小房子,作为我们相会的港湾。

在我上班的第一天,一个女孩子来到我跟前问道:“我怎么觉得你有些面熟呢?”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迷惑不解地问:“您是?”她大方地说道:“我叫李芳菲,同济大学99级美术系的。”我笑着说:“原来是你,我经常到你们班找老乡蹭饭吃。”李芳菲顿时莞尔一笑道:“怪不得我总是在食堂里遇到你,原来是个经验丰富的老食客。”上班头一天我就遇上了熟人。来自杭州西子湖畔的李芳菲长得极其标致,秀美的瓜子脸上,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更兼冰肌玉骨,音若莺声巧啭,沁人肺腑,深获我心。

周末,我兴冲冲地找到梅英:“工资发下来了,你喜欢什么我给你买。”可梅英说:“先不急,等我们存了一笔钱之后,再慢慢享受吧。”但是,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梅英只好说:“现在天气挺热的,我只想吃一元一支的草莓冰棒。”无奈,只好给梅英买了根那种一元一支的草莓冰棒。她很满足地说:“真是大快朵颐啊。” 我略带不满地提醒她:“深圳是个时尚而前卫的城市,你要尽快跟上这里的潮流才行。”但梅英依然我行我素,成了典型的只进不出的“守财奴”。我的一些同事获悉后,曾多次提醒我该给她洗洗脑了,要不然就得换个女朋友。

跟梅英在一起的日子,我觉得毫无情趣可言。李芳菲趁机含蓄地向我表达了爱慕之情,我也给予了默许。此后,我经常找借口远离梅英,跟李芳菲一起共度欢乐时光。

冬天很快就到了。一日,我正准备陪李芳菲去逛街,梅英带着我的几件旧衣服来到公司。我忙给她们作了介绍。李芳菲看看梅英手中的衣服,劝道:“英姐,何不再给他买些新衣服呢?这种款式太土了。”梅英尴尬地笑了笑:“我也知道这种款式土,但现在是创业的资金积累阶段,能省就尽量省些吧。”我有些尴尬地站在一旁。梅英再三叮嘱我:“你已经5个星期没去我们宿舍了,这个星期你就不要再加班了,我煮些好吃的给你补补身子。”我不觉为自己原来的谎言感到难为情,忙低下了头。

这天,冷空气聚然南下,人们都举步维艰,李芳菲却微笑着问我:“你能不能请我吃冰激凌呢?”我猛然想起以前几乎都是她做的东,便决定落个顺水人情:“没问题。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每天都请你吃冰激凌,直到你吃腻为止。”她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伸出手指和我拉钩为誓。我不觉暗笑不已:“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小气得要死,总喜欢吃些便宜的东西。”我和李芳菲来到了深圳最有名气的地王大厦,走进大厦后,我平生才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些冰激凌是贵得惊人的,并非一般工薪阶层所能消费得起。

走进地王大厦那家名为“哈根达斯”的商店后,我发现里面已有不少年轻的情侣穿着厚厚的衣服在品尝冰激凌。他们的神态显得高贵而典雅。

我们找了个临窗的地方坐了下来,服务员急忙跟了过来,李芳菲娴熟地点了份名叫“恋爱中的卡布基诺”的哈根达斯。我发现哈根达斯的价格也高得惊人,相当于普通冰激凌的二十多倍。服务员问道:“先生,您要点什么呢?”我漫不经心地答道:“跟她一样吧。”芳菲微笑着足足看了我3分钟,我忙问何故。她意味深长地说:“你终于读懂我的心了。”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那个名叫“恋爱中的卡布基诺”的哈根达斯很快便端了上来。我偷偷地模仿着李芳菲的动作挖了一小匙送入口中,凉丝丝的、甜腻腻的味道擦过双唇,抵达舌尖,雪球停留在舌尖上,一点一点地融化,我顿时有了一种美妙的感觉。“你知道吗?只有这种南美洲生长的草莓,才能在零下30℃还保持原来的风味。这就像人世间的有些情人,他们总是在经历了许多凑巧的机缘后才找到了另一半,从而组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李芳菲幽幽地说道。我不觉为她的品位折服了,感叹道:“这才是真正的生活,懂得创造,又懂得享受。”

第二天在上班的路上,我忽然听到一位漂亮的女孩子跟一位拿着玫瑰花的男孩子说道:“爱我,就请我吃哈根达斯吧。”那位男孩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原来,哈根达斯就是情人之间的一种信物。我顿时有了一种背叛梅英的感觉。适逢周六,我带着梅英来到地王大厦一起享受哈根达斯。梅英一看到价格表后,便把我拉了出来。她说:“太贵了。”任凭我再三解释哈根达斯的真实内涵,梅英就是不听。我只好作罢,更觉得跟她在一起毫无乐趣可言。

天气越来越冷,梅英给我打来好几个电话,再三劝我不要到外面瞎逛。这天下午,我正百无聊赖地待在公司宿舍里看书,李芳菲来找我:“我想吃哈根达斯,你陪我去好不好?”身穿一件雪白大衣的李芳菲,看上去俨然是我小时候梦中的白雪公主,我不觉心头一动,便委婉地劝她等天气升温时再去。但李芳菲却说:“哈根达斯必须在这种天气下吃才有意义。”

那天回来时,李芳菲冷得直发抖,她一个劲儿地朝我身上挤。我忽然有了一种初恋时的美好感觉,便不自觉地伸手把她揽了过来。李芳菲便小鸟依人般地紧紧靠着我,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我顿时忘记了其他的一切,包括梅英。

送李芳菲回宿舍后,她一直舍不得让我走,我们又闲聊了一会儿,李芳菲忽然问道:“你喜欢我吗?”我略加思考后,重重地点了点头。李芳菲又进一步问道:“那你爱我吗?”我便默不作声了,因为我的眼前马上出现了梅英的影子。李芳菲善解人意地说:“现在是竞争的社会,任何东西都要通过竞争才有意义,爱情也是,难道你不觉得吗?今后,我将跟梅英姐展开公平竞争,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我这时已经骑虎难下了,离开李芳菲,我的生活将毫无乐趣可言;而离开梅英,我则心有不忍。惟一的办法也只好让她们去竞争了。

此后,我和李芳菲的往来次数骤增,节假日也很少和梅英相聚。反之,梅英总会在休息日赶来看我,帮我洗洗衣服,买些生活必需品,依然唠唠叨叨的,这个要注意那个要小心等等叮嘱个不停,像个老妈子似的。

我和李芳菲的关系在不急不缓地向前发展着。每当休闲的时候,她总会带我去一些高档的消费场所玩。

渐渐地,我完全适应了深圳的生活环境及潮流气息。同事们都夸我已经完全脱胎换骨成了时尚的弄潮儿,但我的潜意识里总觉得生活中似乎缺少了些什么。

一天,我和李芳菲又一起品尝了哈根达斯。回到公司后,我忽然觉得腹痛如绞,李芳菲急忙把我送到医院。医生诊断后说是胃穿孔,急需住院,需要1万元押金。但我的存款里竟然只有2000元,而这2000元还是当初找工作时我从家里带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一年我一分钱也没攒。我又气又急,只好向李芳菲借。她嗫嚅了半天,才说:“我每个月都没剩下钱,银行里也只有一千多元。”我只好硬着头皮给梅英拨了个电话。她一听,急忙赶了过来,二话不说便从银行里取出2万元,还特地向公司请了假来照顾我。她急切地向医生询问病因,医生说:“一般是平时饮酒过度,生活没有规律所致。”我顿时想起了背着梅英跟李芳菲过的那些近似糜烂的生活,不觉羞愧万分。

我病愈出院后,梅英在不经意间问道:“你一个月也有几千元的工资,为何一分钱也没剩下?”我顿时面红耳赤无话可说。梅英幽幽地说道:“你在公司里的行为我早已有所耳闻,也曾经多次暗示你,但没料到你却一直不听,差点出了大事。其实,我并非不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时尚,而是为了我们将来的事业着想,不敢乱花钱罢了。我打算艰苦奋斗5年,然后用攒的钱自己开家公司,等事业有所成之后再来享受,那才算是真正的享受。离开她吧,她会使你一无所有的,更别提幸福了。如果你确实不喜欢我了,就找一个比较会过日子的女孩子吧,这样,你的一辈子才会过得安稳些,我也就放心了……”泪水顺着梅英的脸颊流了下来。我不觉鼻子一酸,也流下了后悔的泪水。我们抱头痛哭了一场。

过了不久,我办理了离职手续。李芳菲得知后,依依不舍地问道:“你真的要离开我吗?”我坚定地点了点头:“在现实中,我的物质生活最多只能享受那种普通而廉价的冰棒,而不是哈根达斯,爱情亦然。否则,必有大患。”李芳菲难过地点了点头,又迷惑不解地摇了摇头,扬起了手,轻轻地说了声再见。

从此,我便和梅英过上了没有哈根达斯的生活。梅英说:“最多再过3年,我们便天天可以无忧无虑地吃哈根达斯了。哦,对了,你喜欢吃‘世界之巅’还是‘冰上芭蕾’呢?其实,它们的味道都差不多,我以前到美国纽约看望姨妈时,就经常吃这种冰激凌。”

原来,梅英早就知道哈根达斯了,只不过不讲罢了。我忽然发觉,梅英其实是相当时尚的,而我和李芳菲则土得掉渣。

西安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市治疗脱发的医院

宁波甲状腺囊肿医院有哪些

成都西部白癜风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