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郭树清面临资本市场五大难题

发布时间:2020-10-17 00:03:54 阅读: 来源:PP管厂家

郭树清面临资本市场五大难题

A股市场似乎在以自己的特殊方式迎接新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到任。  此前长跌不起的沪指,在10月24日创下了2307点的近期低点后,便一路走高。至10月28日收盘,以一周内“五连阳”的走势创下了6.74%的年内最高周涨幅。10月29日,中央宣布了对郭树清的任命。  自2010年以来,中国股市在全球主要资本市场中表现欠佳。或许是饱受股市阴云的压抑,市场各方对郭树清冀望颇深。  在其任命宣布当天,便有10多位市场人士通过各种媒体渠道向新任证监会主席建言,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献策。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近日的采访中了解到,在诸多难题待解的A股市场,当前最受瞩目的问题包括了股市重融资轻回报、债市瘸腿、新股发行体制市场化改革不彻底、资本市场监管“外紧内松”以及退市制度“形同虚设”五大方面。  股市功能待纠偏  11月2日,证监会发审委一天连否3家公司IPO,这一行为被市场解读为郭树清上任后对新股发行严把关,开始“重质轻量”。  近两年来,A股市场IPO发审节奏加快,股市迅速扩容,“扩大直接融资比重”也成绩斐然。2010年,A股融资总额超过万亿,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大融资额股票市场,持续地大规模扩容使中国股票总市值跃居全球第二。  仍是2010年,全球最佳经济增长反映在A股走势上,却是最“熊”的姿态:A股全年跌幅排名全球第三,70%的A股投资者亏损。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问题折射出的是秉持了20年的“重融资、轻回报”的观念问题。  “去年A股在全球主要资本市场中最‘熊’的表现,与其最‘牛’的融资规模密不可分。”财经评论员曹中铭认为,融资不是股市唯一的功能,在A股融资功能被发挥到极致的同时,其投资功能遭到严重的扭曲。  而能否引领中国股市纠正这一“重融资、轻回报”的功能错位,如何培育和强化资本市场的投资功能,使投资功能和融资功能并重,让投资者真正分享到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这是广大投资者对新任证监会主席的最大期待。  债市发展的希望  扩大直接融资比重,是当前中国资本发展中的首要责任。  反观中国资本市场,在股市和债市这两大直接融资渠道中,除却一个重融资、轻回报的股市外,剩下的就是一个还未充分发挥投融资功能、长年等待“救赎”的“短腿”债市。  郭树清的到任,让市场看到了债市发展的希望。  近年来一直担任建设银行董事长的郭树清,很少言及资本市场。但前述分析师却告诉记者,早在10年前,还在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任上的郭树清就曾撰文阐述债市发展。  这篇题为《影响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几个决定性因素》的论文发表于2002年。郭树清在文中指出,我国总储蓄率名列世界前茅,但是储蓄转化为投资的能力却处于落后国家的水平。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措施之一就是发展和完善资本市场,特别是债券市场。  在当时,郭树清就指出,“近年来,我国股票市场发展较为迅速,但是债券市场却成为‘短腿’。其中,国债在最近几年达到一定规模,公司债市场十分弱小,市政债或机构债市场则还没有起步。”  郭树清认为,公司债和市政债的发展如果说不比股票、国债更容易、更基础的话,至少也不会比后者更复杂、更尖端。  由此,他表示,在规范发展股票市场的同时,应鼓励发展债券市场,扩大公司债、机构债的发行规模,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市政债。  随后,他还力陈发展债券市场的多方面积极影响,包括有利于实现融资渠道的多样化,充分利用闲置资源更好地促进投资增长,有利于促进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和银行体系的改革调整等。  “发达的债券市场可以与股票市场形成互相制约,并为股票价格形成机制的合理化提供基础。同时减轻银行贷款的压力,增加整个金融体系的透明度。”郭树清说。  对此,前述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如今郭树清执掌证监部门,希望“懂债市”的他在任期内能真正在推动中国债券市场发展方面有所作为。  发行制度完善  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不彻底,新股定价暗箱操作,是当前资本市场面临的又一重要问题。  参与新股发行的市场各方在发行中的利益盘根错节,串通牟利现象由来已久。2009年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以及2010年的第二阶段改革,还没有彻底解决这些问题。  “请让新股发行制度改得更彻底一些,别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在10月29日发出的一封致郭树清主席的信件中这样说。  苏培科表示,现行的市场化新股发行,是利用投资者的赌性进行的完全脱离二级市场的“赌博化发股”。正是这种“赌博化发股”导致了“三高”发行,并导致突击入股、PE腐败等行为的发生。  由此,他认为,对于这种“赌博化发股”必须予以纠正。一方面是实行真正的市场化,将新股发行市盈率与二级市场市盈率挂钩,并不得超过二级市场市盈率的80%。另一方面,网下询价实行按报价申购,让报高价者对自己的报价行为承担责任。投资基金因为报高价导致出现投资损失的,应从基金公司管理费中抵减,不得损害基民利益。此外,严禁券商一边当股东一边担任保承机构,同时超募资金不纳入保荐承销费用的计提范围。  “只有从这些方面完善新股发行制度,才能实行真正的市场化发股。”苏培科表示。  市场监管考验  在郭树清10年前发表的论文中,还提到了应该尽快推出创业板。  如今,中国创业板市场已经度过了两周岁的生日。但不知现在的这个“创业板”的表现是不是符合郭树清十年前的期待。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被寄予厚望的创业板推出两年间,屡屡曝出业绩变脸的案例,让投资者倍感失望、困惑。  其实不仅是创业板,近年来上市后不久就出现业绩骤然下滑的公司不在少数,很多还伴随着上市公司高管不失时机地减持套现。  对此,市场人士建议,监管层应当出台更为严格和有效的监管措施,打击市场中的违法违规和不诚信行为。尤其是针对企业包装上市现象,应该动回真格,进行严打。  市场人士皮海洲建议,应当加强市场监管,加大对各种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尤其是要加大对造假上市行为的打击力度。  “对造假严重的上市公司,应当实行退市处理。同时,上市公司不仅应该向投资者退还募资金额,而且还要承担投资者的投资损失。对于参与造假的保荐机构等中介机构及有关当事人,不仅没收其所得收入,而且一律吊销其执业资格。”皮海洲建议,中国还应当引入集体诉讼制度,以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  退市制度期待  股市的优胜劣汰是其优化资源配置功能的根本体现。  在中国,虽然对企业上市的条件设定非常严苛,但监管部门对于已经上市企业的监管和处罚被指过于宽松,一些持批评态度者认为退市制度形同虚设。尤其当前投资风险最高的创业板板块,在创建之时应该配套的直接退市制度就没有到位,被称为制度的“先天不足”。  虽然在创业板推出后,监管层多次表态要完善包括主板、创业板、中小板市场在内的整个资本市场的退市机制,但至今,中国市场尚未迈出退市机制改革的步伐。  据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分析,一直以来,A股退市制度仅以“连续三年半亏损”作为唯一量化的标准,由于年度净利润易于被操纵,这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垃圾股的“报表重组”——有些实质性亏损的上市公司经常借助利润操纵,恶意规避暂停上市和退市风险。其中,最典型的手法是“二一二”亏损法,即连续两年亏损后,突然整出一个几分钱的微利,然后再连续两年亏损,如此往复,便可以做到死不退市,甚至还可以逃避“暂停上市”的风险。  如此一来,退市制度便形同虚设了,股市淘汰机制也基本失效。  在董登新看来,退市制度失效所导致的垃圾股暴炒与过度投机只是问题之表,背后的实质性负面影响及危害更为巨大:垃圾股股价严重高估扭曲了整个股市的估值体系,进而抬高二级市场平均市盈率,推高一级市场新股发行市盈率,这是导致股市信号失真的根本原因之一。因此,必须尽快改革和完善退市制度,恢复股市的淘汰机制,震慑垃圾股的暴炒与过度投机。  在2011年年初召开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中国证监会前任主席尚福林就表示,要完善市场退市机制,提高市场效率,研究推出发行体制后续改革措施,加强市场化并购重组制度建设,规范和引导借壳上市。  这些制度改革愿望,落在了郭树清的身上。

alevel考试

辅导ib

alevel物理补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