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易方达称若认定持有人受损可补偿

发布时间:2020-03-26 18:19:04 阅读: 来源:PP管厂家

■ “债市稽查风暴”追踪

新京报讯 (记者吴敏)全面爆发的债市稽查风暴让整个市场的神经高度紧绷。昨日,易方达基金公司专门召开媒体沟通会,对其旗下基金经理马喜德近日遭到公诉的情况进行说明。易方达表示,已经免去马喜德的职务,并注销其基金经理资格。易方达称,若认定持有人利益受损将补偿。易方达强调,事先并不知悉马喜德被公诉等事项。

昨日有业内人士认为,从马喜德案件也体现出债券代持等违规的发现和认定都存在一定难度。

诉讼牵出基金经理落马

上周五,《三湘都市报》的一则报道指出,从2008年3月到12月期间,马喜德伙同蔡国辉等人,故意串通、互相配合,多次利用银行、任职公司的35亿元资金购买债券,然后再安排摩根公司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获利4900万元。马喜德目前已被公诉并经法院开庭审理,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这一消息因其与近日爆发的债市稽查风暴相关而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易方达基金当天确认马喜德仍在公司上班,并在稍晚后暂停了马喜德的基金经理职务。

易方达之后连发公告称,在马喜德所涉案件中,涉嫌损害易方达旗下基金利益的交易有1笔、利益金额117万元。

昨日易方达总裁刘晓艳说,如果法院最终判定这笔交易使基金持有人利益受损,公司将研究出台有关对于投资者的补偿方案。

曾有执法机关调取交易记录

基金经理马喜德3月11日站在法庭上,但至4月19日仍在履职,这引发外界对易方达基金的质疑。昨日易方达基金称,该公司事先并不知情。

易方达称,马喜德本人从未向公司报告此事,今年3月11日到13日,他以亲属病重为理由请了事假。

但相关机构对马喜德的调查中曾接触过易方达,刘晓艳称,2011年之前,确有相关机构来易方达调取马喜德管理基金的交易记录,但当时对方没有告知是调查什么案子。刘晓艳昨日未能确认具体时间。

昨日有知情人士称,在近期的债市风波中,有关机构也曾召马喜德协助调查,但随后马喜德平安回到易方达任职,因此易方达亦有可能认为旗下员工并无涉及违规。

刘晓艳昨日还表示,目前已经免去马喜德的基金经理职务,且注销了其基金经理资格。公司在过去两天内,确认了马喜德过往的交易记录,没有发现其他违规的交易。

刘晓艳说,除马喜德外,公司没有其他人员涉及此案。

■ 放大镜

基金公司“后知后觉”

在这一轮债市黑金风波中,基金经理是“最先落马”的金融人士,但这些基金经理背后的基金公司却都表现得十分“后知后觉”,很多公司在事发时都处于“茫然无知”的状态。

先是万家基金经理邹昱无故“失踪”,四天后公司才知悉其“协助调查”。

而易方达基金更为被动,虽然马喜德并非其固定收益部门核心人物,但马喜德一案是先经由媒体披露,后有免职与澄清。

一家沪上基金公司固定收益总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媒体力量大,搞得外面觉得基金问题大,但基金监管最严格公开,所以问题最先暴露,实际上最大的问题还是银行和农信社。”

据了解,此前邹昱是从南京银行转投万家基金的明星基金,而马喜德则是从工行转投而来。

易方达人士在4月19日知悉媒体报道后的第一反应也是:“不可能,马喜德还在公司上班。”

以往股市老鼠仓的案件,一般是证监会先查,作为监管对象的基金公司也能在第一时间知悉动态,但业内人士透露,此次的债市违规缘起是湖南公安经侦对某证券公司两只债券违规交易的调查。因此基金公司应对此次信誉危机也十分被动。

此外,由于债市一对一交易的隐蔽性,基金公司在如何认定交易违规或涉及利益输送亦有难度,以检方指控马喜德为例,检方称马喜德在易方达期间的一起交易中,伙同他人违规获利117万元。但如果看不到交易对手方与马喜德的关系,从交易价格看基金公司难以从中发现异常。

在4月16日代持风暴刚刚爆发时,新京报记者曾与易方达固定收益部门负责人有过较长时间的交流,当时他在交流中语气轻松,描述了行业状态,显然并未意识到自己旗下员工之后也会陷入其中。

新京报记者 吴敏

■ 相关

国库司张锐受贿案被指是风暴源头

新京报讯 (记者李蕾)债市稽查风暴继续发酵的同时,昨日有媒体爆出,债市调查的源头始于财政部国库司国库支付中心原副主任张锐受贿案。昨日,有接近财政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张锐的问题确实是在审计署审计丙类账户时被查出的。

根据审计署去年12月28日的公告,审计署2010年在财政审计中发现,2007年至2010年,张锐利用职务便利,帮助他人在国债承销业务中获取不当利益,并从中收受巨额贿赂。2012年6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张锐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接近财政部人士昨日称,张锐的问题是在审计署审计丙类账户时被查出来的。据财新传媒(微博)昨日报道中称,张锐主要涉及三宗罪,一为在国库券印刷环节,收受印刷厂商贿赂600万元;二为在国债招标中舞弊;三为利用丙类户倒卖债券,后两项非法收入合计达3000多万元。而近期债市的系列调查,源于张锐案。

财新传媒称,张锐在国债招标中信息泄露没获得多少利润,主要是丙类户倒券。张锐和其妻开了一家投资公司,用丙类户倒卖短券、中票等,被查当天,这家投资公司的账户中有5亿多元的大额资金进出。

■ 影响

债市现恐慌性抛售

新京报讯 (记者苏曼丽)债市在连续多日的监管风暴下,昨天再现恐慌性抛售。

上海国际货币经纪公司昨天提供的数据显示,昨天开盘之后,银行间交易市场的1年期国债恐慌性卖盘加重,此后国债与金融债出现一波卖盘,使得早间市场收益率大幅上行,但午后有所回落。其余的金融债、企业债也是卖盘为主,买盘者寥寥无几。

交易员称,“市场都在担心代持继续查下去,所以得先把手里的一些代持债券出了,先把杠杆降了,怕到时万一想卖却卖不出去了。”

从上周开始,债券市场抛盘就明显增大,债券价格逐步下降,债券收益率因此节节高,各类品种收益率基本都上升了10个基点。

方正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债市监管升级短期内会加速机构去杠杆,致使债券市场卖盘增加,收益率上升。

(新京报)

手部上的白癜风有哪些方法

尖锐湿疣早期症状表现你知道哪些呢

前列腺炎的治疗办法是什么

先天性癫痫的病因是什么

相关阅读